<progress id="zo99z"></progress>
    1. <em id="zo99z"></em>

      <em id="zo99z"><acronym id="zo99z"><input id="zo99z"></input></acronym></em>
      <button id="zo99z"></button>
      聯合律師事務所

      如何防止下一個“基因編輯事件”

      時間:2018-12-12

      近來,引爆眼球的新聞此起彼伏,其中就包括“基因編輯”事件。

      2018年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宣布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于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由于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她們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病毒HIV。這一消息迅速激起軒然大波,震動了中國和世界。消息公布后,賀建奎等遭到普遍質疑,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科學技術部回應關于“免疫艾滋病基因編輯嬰兒”有關信息時稱,對違法違規行為堅決予以查處。

      據目前媒體的報導,該項技術并非創新技術,且未經過倫理審查。

      這讓我們想起“魏則西事件”。2014年4月,魏則西被檢查出患有晚期滑膜肉瘤,四處求醫的魏則西以及其父母通過百度搜索中找到了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醫生稱“斯坦福技術”、“保20年”。魏則西在此花費20余萬元,2016年4月,魏則西去世。

      人類對醫療新技術充滿期待,但是由于信息不對稱,就有人利用患者求生的本能獲取商業利益或其他利益。在魏則西事件,基因編輯事件之后,會不會有下一個事件再次駭人聽聞?

      因此,我們需要反思,我們的醫療新技術臨床研究應該如何進行?我們應該如何向公眾傳遞真實的醫療信息?特別需要關注的是,我們要考慮如何保護這兩名基因編輯嬰兒。

      一、   醫療新技術臨床研究該如何依法進行?

      科學研究,是人類得以從愚昧走向文明的重要基石?!暗孪壬―emocracy)和賽先生(Science)”,是中國新文化運動期間的兩面旗幟。因此,我們不能因為基因編輯事件,導致科學研究停滯不前,甚至否定科學研究。我們應該通過本次事件,教育民眾區分真科學和偽科學,對于真科學,如何保障其依法進行;對于偽科學,我們不僅要予以譴責,還要追究法律責任。

      2015年,國家衛計委公布《醫療新技術臨床研究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該意見稿對于真科學是什么,如何做,進行了規定,比如“臨床研究是指以疾病的預防、篩檢、診斷、鑒別診斷、治療、康復和護理為主要研究內容,以患者為主要研究對象,以醫療衛生和計劃生育服務機構為主要研究基地,由多學科人員共同參與組織實施的科學研究活動?!痹撘庖姼暹€規定了“臨床研究機構條件與職責”、“項目立項審查”、“項目登記備案”、“研究過程管理”、“研究報告制度”、“監督管理”、“法律責任”等內容。

      但是非常遺憾的是,該意見稿至今沒有實施。目前對于干細胞研究、自體細胞免疫技術等少數醫療新技術的臨床研究,有散在的規定,但是還有大量的醫療新技術,缺乏臨床研究的具體路徑,以及相應的法律責任,甚至,如何區分臨床研究與臨床應用,都是一個目前難解的話題,因此,醫療新技術臨床研究管理辦法亟待修訂、實施。

      我記得,魏則西事件之后,《互聯網廣告管理暫行辦法》隨即出臺,解決的百度上付費搜索廣告的定性問題。而今,基因編輯事件,是否會推動醫療新技術臨床研究的立法進程呢?我們拭目以待!

      二、   醫療廣告與信息公開界限在哪?

      魏則西有一句話“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值得我用命去賭,不是嗎?”代表了絕大多數患者的心態。在可以預見的將來,醫學再怎么發展,都沒有辦法滿足人類戰勝所有疾病的期待,因此,利用人性的弱點進行行騙的機構和人員不在少數。對于這些行騙的行為,除了依法打擊以外,將醫療信息及時、有效、客觀的傳遞給公眾,也非常重要。

      我們的《醫療廣告管理辦法》規定,醫療廣告是指利用各種媒介或者形式直接或間接介紹醫療機構或醫療服務的廣告。這個規定出臺太早,顯然需要修訂了,將一切介紹醫療機構或醫療服務的行為,都認定為廣告,那么,正常的醫療信息,就沒有了出口,因為所有的醫療信息,都難免指向醫療機構或醫療服務,我們曾今制定過《醫療衛生服務單位信息公開管理辦法》,但遺憾的是,失效了!這就導致如何區分醫療廣告與醫療信息公開,成了一個難題。

      如果能夠有效的管理醫療信息,讓公眾可以快捷獲取正常信息,同時依法打擊虛假信息,我相信,信息不對稱的狀態可以明顯改善,利用虛假信息騙取患者信任的行為會得到有效遏制。

      如果魏則西得到了正常的醫療信息,雖然最終無法治療,但可能不會人財兩空;如果基因編輯嬰兒的父母得到了正常的醫療信息,可能就不會把自己的孩子放任于如此空前的危險境遇。

      三、   基因編輯嬰兒的權利該如何保護?

      事件中,大家一致譴責賀建奎。但是,譴責完以后,更應當思考基因編輯嬰兒的保護問題,因為她們已經來到世界上,一天天在長大。

      首先,要保障她們的身體健康。賀建奎承諾,他會跟蹤到18周歲,但是,如何保證賀建奎等有足夠的經濟能力來應對兩名小孩可能出現的各種疾患;同時,18歲以后呢?跟蹤18年有沒有科學依據,如果沒有科學依據,是不是應該繼續跟蹤。

      其次,要保障她們的心理健康。今天海量的信息,都是討論小孩將來可能出現的危險,待小孩可以上網識字以后,這些信息是不是可能會對小孩造成巨大的心理壓力,甚至心理傷害?我們如何平衡公眾的言論自由、小孩的知情權、公眾的知情權、小孩的隱私權,以及小孩的心理健康保護?

      總而言之,賀建奎捅了一個天大的婁子,基因編輯事件,會比魏則西事件更加棘手,更加考驗我們有關部門的智慧。魏則西畢竟死了,不久之后,魏則西事件就會淹沒在信息的汪洋大海之中,但是,兩名基因編輯的嬰兒,她們卻會不斷地挑戰人類的智慧、拷問人類的良知?

      “Those whom God wishes to destroy, he first makes mad”,人類不想毀滅自己,因此,要盡可能防止下一個魏則西事件,下一個基因編輯事件!

       

      上海市聯合律師事務所

      盧意光 律師

      2018年12月11日


      美女丝袜